• 他们是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2018“城归族”返乡创业情况调查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赵泽众王宝杰李浏清 日期:2018-04-16  分享 |

      回忆起童年,广西大化镇流水村 “农二代”韦美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父母开着满载的卡车,轰隆隆驶过农村土路,激起一片尘土。她和哥哥站在田埂旁,挥着手看车一路走远……

      30年间, 农村的土路变成了柏油路, 乡间的瓦房变成了楼房。与父母每年开春外出打工不同的是,在外打工5年后,韦美决定回家乡自己办厂创业。

      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 截至2017年9月, 全国共有480多万农民工返乡创业。作为乡村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这些有从业经验、有创业意愿、有乡恋情节的群体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城归族”。

      城市归来 有意愿留下———利益驱动是返乡创业驱动器

      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外出务工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上世纪90年代起, 从内地乡村到沿海城市打工的农民越来越多, 他们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据统计,2017年,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87亿人。国家统计局发布的 《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 显示,2011-2016年, 外出农民工增速呈逐年回落趋势,在家门口就业创业,已成为新时代农民工的第一选择。

      到了去年底,韦美的工厂已有注塑机8台和其他专业设备,工厂的外发到户加工总产值达到了14万余元。

      “父母年纪大了, 不能继续外出务工。 自己返乡创业, 既能照顾家庭, 又能妥善安置家乡父老, 一举两得。”韦美说,她返乡不是 “一时脑热”,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农民工在外奔忙数年之后, 有的掌握了技术, 有的攒了一些钱,他们和家人大多分居两地,随着时间的推移, 家中的老人和孩子都需要照顾。” 广西壮族自治区就业局局长侯龙生表示。

      传统文化、家庭、孩子教育、不同地域之间的文化差异,都是决定农民工是否返乡创业的重要因素。除此以外,农村的发展、家乡的变化,也吸引着他们回乡创业。

      距离广西1500公里的陕西省, 人社部门同江苏省签署了劳务协作就业扶贫协议,通过省内对接提供就业和培训服务,春节后新增2.7万人在江苏就业。 陕西人社厅副厅长李军发现,尽管苏陕协作成效明显,但近年来农民工返乡就业、返乡创业趋势仍在加快。

      “一方面, 省内务工人数明显增多, 就地就近就业创业意愿较强; 另一方面, 陕西省内经济发展势头向好,对农民工返乡创业也产生了一定的 ‘拉力’。”李军说。 (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

      陕西省670.4万转移就业劳动力中,408万人选择省内就业,占比逾60%。 从产业结构看, 陕西省一、二、 三产比例分别为8.8%、 49%、42.2%,农民工返乡创业从事的主要行业———第三产业的经济贡献度和可就业人数仍有潜力可挖,创业机会与发展空间巨大。

      “尝过创业的甜头,就再也不想给人打工。”陕西省富平县农民赵向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他以前在西安刷墙,一个月4000多元,扣除吃、住、 行等各项支出, 大概能攒下3000元。 “现在回家做烙饼生意,每天营业收入就有几百元,还不离土不离乡, 比以前的日子好过很多。”赵向阳说。

      《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 外出务工农民工月均收入3572元,年收入约为4.2万元;考虑到城市中较高的生活消费水平,返乡创业的吸引力十足,强烈的利益驱动是返乡者创业的起点和助推器。

      “返乡创业动机既有生存型,也有机会型。有的是为了谋生,有的则是把在外积累的资源在家乡转移结合,创造出新的价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崔传义说。

      满足需求 顺应市场———公共服务为创业保驾护航

      缺乏资金,让很多有创业想法的人难以起步。

      “购买原料、租摊位都需要钱。”赵向阳说,创业的起步资金应该在5万元左右, “家里还要供孩子上学,出不了这么多。”

      相似的情况在陕西下寨镇新堡村村民高西身上发生。她在西安海底捞干过3年服务员,为了生二胎回到家乡。 “孩子还小不能出远门,我想在家乡开个饭店,但不清楚具体怎么开,启动的资金也不够。”高西说。

      资金是制约所有返乡创业者的核心问题。有调查表明,农民工创业项目的初始投资资金平均为12.6万元,半数以上为自有资金。

      “这意味着,农民工创业项目初始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差。”崔传义表示,生存型创业的创业者容易触发创业动机,但缺乏创业资源,且对创业的路径不熟悉。创业资源不仅仅包括场地、资金,还包括信息、技术,甚至创业者自身的人力资本。这些都是创业者在开始创业时需要面对的难关。

      确保返乡创业者顺利创业,成了各地政府的重要事项。

      “这里的房租免费,水电暖费用有补贴,还有专门的物流储存基地,开店需要的资源一应俱全。”陕西省山阳县居民李丹辞掉了自己在常州电子厂的工作,在商洛市高新区创业创新示范园里开了一家建材店,开店仅半年,就接了三份大订单。

      占地103亩的商洛市高新区创业创新示范园,由一位返乡创业者———商洛市锡铜村的祝兴平一手创办。他年轻时外出学木工,先后引导同村10余人去广东干活。 “返乡时,我号召他们一起回家,投身到创业中。”祝兴平说,依托当地人社部门的支持,创业园提供一站式配套创业服务和环境保障,现已吸引38家返乡创业型企业入驻。

      “返乡创业需要政府推动、市场主导,借市场效应发挥‘龙头’创业者的作用。”陕西劳务交流指导中心主任付鲲鹏说,一些村镇的外出务工呈明显的“龙头”效应:早一批出去的打工者尝到了甜头,便引领其他的老乡一同外出。 “当初他们怎么领着其他人出去,就能把他们想方设法地带回来。”付鲲鹏说。

      引得回,留得住,更要能致富。生存型创业者更多考虑的是“投入+产出”的问题:以现在的条件,做什么更挣钱、更没风险?

      富平县“中华郡”民俗风情街采用了一种新的创业模式。创业项目主要以特色餐饮为主,创业者的角色由承租者变为合作者。双方约定三年时间联营,创业者只需要出资最低1万元即可注册公司,并能享受免费的创业培训、生产原料提供等服务。

      “大部分返乡创业者的钱都不多,担心生意亏本,影响生活稳定。这种模式让返乡创业者不用过多考虑生意风险,保证了创业的持续性。等创业者收入提高之后,可以考虑其他的创业项目。”中华郡公司经理李军峰说。

      资源下沉 机遇显现———农村经济发展有了新动能

      2016年,河南省开封市马头刘村村民丁红艳带着在外十几年打工创业积累的全部资金回家乡发展现代农业。自己发展的同时,她还协助周边村民创业就业,带动300多家农户发展种植业,帮助他们脱贫致富。

      同一年,陕西省平利县的姜波回家乡办了一家小型服装厂,在移民安置区旁实现了 “楼上居住,楼下务工”的模式。现在,已有90余名女工在他的工厂上班。

      以创业带就业, 用创业推动产业,返乡创业的“深层动力”正在中西部省份逐渐显现:

      2016年以来,河南省共有86.8万人返乡创业,创办企业44.7万家,带动就业435.8万人;广西返乡农民工中创业人数达70.4万人,创办企业49.13万家,带动就业349.48万人;2017年底,陕西全省农民工返乡创业48.1万人,创办企业或经济实体25.8万个,安置当地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147.5万人。

      国务院《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提出,要加快建立多层次多样化的返乡创业格局,全面激发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热情,创造更多就地就近就业机会。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农村土地确权与流转改革,给农民带来了致富的新机遇,为返乡创业提供了优良环境。

      “返乡创业者是乡村振兴的生力军。创业通过技术、资金、人力资本的不断下沉,带动了乡村的产业升级,为农村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崔传义说,返乡创业正不断缩小着城乡差距,打破区域之间发展的不平衡。

      2016年,虎之翼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珺选择 “回家”:他把生产工厂从深圳市搬回陕西省商南县,成为当地历史上第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深圳的一名工人工资至少要5500元,这里只需要2500元。只要解决好物流问题,大部分企业都愿意回来建厂。”刘珺说,与沿海地区高昂的劳动力成本相比,中西部省份人力资源的成本优势正不断显现。同时,政策的优待、归乡的渴望,也吸引着越来越多企业、个人回来“试水”。

      “都说人口红利消失,我看未必。我认为中国人力资源的潜力正在发生变化,新人口红利正逐步显现。”刘珺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重庆合川区举办“走进大创中心创业沙龙”活...

  • 宿豫区:“模拟创业”培训为创业者“引路”

  • 内江人社:强化业务培训,助推“最多跑一次...

  • 渭南市华州区开展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