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 生 代 农 民 工 的 职 业 之 变
    进厂做工不再是唯一出路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兰德华 日期:2018-07-06  分享 |

      第一代打工者从内地走到沿海,从农田走进工厂,为我国工业化进程作出了贡献。随着传统产业优化升级,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已不愿再像父辈一样辗转于流水线,与父辈相比,他们的职业观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苦学技术投身IT业寻找另一片天

      前不久,程海亮如愿获得了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职位,成为一名职业程序员。而在一年前,他还是河北省涿州市一家民用纺织品工厂流水线上的纺丝卷绕操作工。

      作为典型的新生代农民工,程海亮在职业发展上的转型算得上“华丽”。 近年来,像他这样走下流水线、走出工厂的青年农民工越来越多。程海亮从河北石家庄一所技校毕业后,曾干过许多不同的工种。但没有真正的一技之长,一度让程海亮感到很困惑。 “如果能在一个厂坚持干下去,也许能看到技能和职业发展的希望。但很多厂子并不能一直做下去,所以很难看到良好的职业发展前景。”

      转机出现在2017年初程海亮和堂哥的一次交谈中。同样是高中毕业读技校,程海亮的堂哥现在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负责一款手机APP的系统维护,月收入1.5万元。在堂哥的影响和建议下,程海亮辞去工厂的工作来到北京,跟着堂哥专心学习Java 开发和Python等计算机编程语言。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他的付出见到了成效。

      转向第三产业拥有更多选择和可能

      程海亮曾经的困惑,也是多数新生代农民工的困惑。李嘉琪曾是流水线上的一名年轻女工。在一次操作机械冲床时,她的右手无名指和中指被高速运转的机床碾压,后经治疗保住了中指。 2016年, 李嘉琪选择离开工厂回到老家山西陵川, 成为县城一家蛋糕店员工。“当面点师对我来说是个新起点,也让我有了更多选择余地。”

      与程海亮、李嘉琪不同,来自吉林四平的晓洁,从工厂跳槽到餐饮业的理由很 “自我”。1994年出生的她, 从北京一家药厂离职后,一直在餐饮业工作。 “干餐饮,工作时间相对灵活, 想走就能走。” 晓洁喜欢旅游, 餐饮业的就业方式满足了她自由支配时间的需求。 每到一个城市, 她就会在当地餐厅找一份工作, 再利用休息时间游览这座城市。 “这样既能减轻经济压力, 也能更深入地了解一座城市。”

      文化程度提高新生代追求高待遇

      时代在变,很多新生代农民工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也有了新的追求。进工厂做工,已不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和选择。

      调查数据显示,尽管制造业农民工月均收入增速最高,福利待遇也越来越好,但仍留不住新生代农民工。在杭州一家工厂做了多年人力资源主管的林先生说: “现在年轻人的确都不想进工厂了,每年招工越来越难。”

      离开工厂后,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流向了服务业。 “随着经济发展,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流动性也在逐渐增强,并主动寻求更好待遇的职业。”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宋月萍说,新生代农民工正在成为服务业行业的中坚力量。

      “随着新生代农民工文化程度的提高,他们拥有更多追求梦想的能力。” 林先生说, 加上我国对农村发展的重视和经济结构的调整,新生代农民工有了更多的选择机会,也看到了返乡创业的希望。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江西分宜举办2018年高校、高中毕业生专场招...

  • 萍乡市经开区:技能培训进车间

  • 内江:打造社保卡银行示范网点

  • 白河县社区工厂助推群众就业持家两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