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为精准的即期稳就业政策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杨宜勇 日期:2020-04-07

  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给人民健康、经济发展、社会生活带来了严重影响。近日,中国就业促进会以网络形式召开就业形势分析会,约请有关专家对当前就业形势进行分析,对全年就业走势进行研判,并对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建言献策。本版摘登部分专家发言,以飨读者。

  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表示,1-2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8万人。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2%,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其中,全国主要就业人员群体25岁至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5.6%。

  为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推动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应重点关注存在规模性失业风险的行业、面临较大生活压力的困难群体,以及社会活跃度较高的青年人群。

  调整稳就业政策方向,政策重点逐步转向“重建挖潜”

  目前,就业政策按照主要目的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稳企稳岗”,另一类是“重建挖潜”,两类政策之间有一定重叠。

  前一阶段,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包括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降低失业保险援企稳岗政策门槛、减免物业租金与水电费用、补贴贷款利率等,大多是“稳企稳岗”,帮助遇到困难的企业渡过难关,避免在大批中小微企业倒闭、大量工人失业和银行不良资产全面上涨之间形成恶性循环,酿成系统性风险。

  下一阶段,政策重心逐步转向“重建挖潜”。尤其是在全球经济风险加速上升的情况下,国内稳就业政策变得尤其重要。日前,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包括支持“双创”和灵活就业,简化办事手续,发展数字经济新业态,依托工业互联网促进传统产业就业扩容,促进养老、托育、家政等生活服务业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提供就业和社保线上服务等。这些政策大多是“重建挖潜”,支持各地生产生活秩序恢复,各类务工人员尽快返岗,有活干、有收入,高校毕业生、农民工、困难人员等重点群体尽快找到工作机会。当前,我国仍处在控制疫情和恢复生产“两手抓”的重要阶段,疫情还存在反复的可能,但是只要不出现难以控制的反复,就应当继续做好复产复工的衔接工作。

  有序促进人员流动,出台开工防疫标准,使企业有章可循

  利用先进技术,有效推动复工复产。为最大程度控制病毒传播风险,一些地方通过输入地和输出地“点对点”合作,帮助用工单位与劳动者对接,取得突破和一定成效。但这一做法成本较高,并且难以广泛覆盖中小微企业。为此,建议充分使用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普及推广健康码,并在劳务输出和劳务输入地之间实现健康码互通互认,使健康的员工可以自行回厂,安全地区的务工人员可以自由外出就业。

  明确开工标准,减少开工审批程序,使企业复工有章可循。应当制定出台有操作性的开工防疫标准,并配备疫情应急预案。对于交通运输业,政府应下达统一的交通运输防疫标准,明确物流人员复工条件。

  建立复工激励机制,保证物流、资金流稳定

  抓防疫不能成为不开工的借口。对于防疫、复工两不误的情况,应当奖励;对于以防疫为名、对复工不作为者应该问责;对于复工但防疫失败者要有所区别,对于做好各项防控措施者,不建议问责。由于确实难以满足开工条件而无法实现复产复工的情况,应为其创造开工条件,协助筹集口罩、手套、测温设备、消毒设备等,但不能强行要求复产复工。

  打通产业链堵点,畅通资金链。支持产业链核心企业搭建融资平台,帮助支持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引导金融机构主动对接产业链核心企业,加大流动资金贷款支持,给予合理信用额度。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债券等方式融资后,以预付款形式向上下游企业支付现金,降低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现金流压力和融资成本。支持企业以应收账款、仓单和存货质押等进行融资。适当降低银行对信用良好企业的承兑汇票保证金比例。在恢复生产经营的特殊阶段,应该允许银行酌情对资产负债率超标的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给资产负债率超标的企业一个缓冲期。各地应尽快落实落地央行、银保监局及各家银行已出台的信贷利率优惠等降低融资成本的政策措施。

  强化结构性政策的针对性,切实符合重点地区、受影响行业和中小微企业的需要

  在市场机制暂时失效的情况下,需要运用大量行政手段,使宏观经济政策在抗疫时期发挥更大作用。在货币政策方面,总体保持稳健,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工业企业适当给予信贷倾斜。实施临时性短期融资,对因抗疫而产生暂时经营困难的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银行不得断贷、抽贷。在财政政策方面,加强税收减免、补助补贴和国债支持等支持措施。强化对中小微企业的精准救助,特别是工业领域的小微企业,可直接提供资金扶持。

  加大力度支持企业稳定岗位。尽快落实国家关于降低失业保险援企稳岗政策门槛的部署,将中小微企业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裁员率标准放宽,扩大补贴受益范围。鼓励企业在闲时组织职工参加线上技能培训,按规定给予补贴。授权各地充分发挥好工业企业结构专项奖补资金的“就业储备金”作用,除用于补助企业创新和转型所需的生产设备采购资金以外,还可用于支持符合条件的受疫情影响企业稳定岗位、保障基本生活等支出。

  完善高校毕业生就业政策。充分利用国家、地方、高校毕业生就业网,整合线上信息资源,实现全天候全覆盖线上求职就业服务。延长公共就业服务机构报到接收时间,调整2020年度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招聘、基层服务项目招募笔试面试时间。扩大职业培训补贴、社会保险补贴、创业补贴和就业见习补贴等就业补贴对象范围,除毕业年度高校毕业生外,可以考虑将离校3年内未就业高校毕业生一并纳入。加强求职心理疏导,推出一批在线咨询指导课,开通心理热线。

  (作者系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